不顾正业的驱魔师与不正经的她们 > 不顾正业的驱魔师与傲娇的大小姐(001~010) 作者: kanon

分享到:

Facebook

新浪微博

评论

001

“饿了。”

她说。

“……我也饿。”毕竟从昨晚就没有吃任何食物。

“但是你的肚子没有发出声音。”

“你说的好像你的肚子发出了声音一样。”

“咕噜咕噜咕噜。”

“拜托你不要用嘴发出这种声音好吗!”

——听到少女用嘴模仿着肚子因饥饿感而产生的声音后,我当即吐槽道。

“可是我饿。”

“都说了我也饿!”

“但是你的肚子没有发出声音。”

“是是是,同一句话不用说出第二遍!”

“咕噜咕噜。”

说实话,这声音还是

——蛮可爱的……

‘咕噜~

呃……这一次是真的,不过并不是少女模仿的,而是我的肚子真的传出了这种声音。

“哦,叫了,你的肚子叫了呢。”

“……是,我听见了,所以说现在你相信我也饿了吧?”

少女摇了摇头,那头银白色的秀发也随之晃动着。

“我比你还要饿,因为我的肚子叫了五次了,不信你听

——咕噜,咕噜,咕噜。”

“你那根本就是用嘴模仿出来的声音好吧!还是说你的嘴就是你的肚子呢?”

“我不否认。”

“……想吃什么?”我问道。

“肉肉。”

“等等,我感觉这不是你我应该探讨的问题吧?”

“是?”

少女侧歪着脑袋,那根银白色的呆毛也划出了弧度

——像是问号一样。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因为我饿。”

“但是这不是你骑在我身上的原因吧喂?!你这让正常的男性很尴尬啊喂!”
“唔?”

相信我,我绝对不是萝莉控。

她只是远房的表妹罢了。

...

......

.........

将培根与面包片端送到餐桌上之后,我便与铃兰面对面的坐在了椅子上。

“你……不用上学的吗?”喝了口牛奶后,我问道。

“哥哥你没有看邮件吗?”

邮件?我这几天还真没有打开邮箱,因此我摇了摇头。

“是这样的。”铃兰用桌子上的手纸擦干了小嘴上的油沢之后继续说道:“母亲主要让我过来的目的是学习一些驱魔术的。”
“噗——”

听她说完我直接将嘴中的牛奶喷了出去。

“哥哥,这样很脏的,能请您不要用嘴喷出一些浑浊的液体吗?”

“个鬼啊!什么叫做浑浊液体?!这是牛奶好吧?!牛·奶!不对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铃兰你今年多大?”
“十六。”
“是正常上学的年龄吧?”

“是的。”

“那么,就乖乖去上学吧。”
“……不要。”

“呃,为什么讨厌上学呢?”嘛,肯定有原因的吧,十六岁的少女不去上学是闹哪样?

“因为身体有问题。”

“嘎?”身体的问题?得了某种怪病吗?

“身体有问题。”铃兰又重复了一遍。

“唔……大概是什么病状呢?”

摇头,铃兰摇着脑袋说道:“抱歉,不能告诉您。”

“……好吧。”

慕容铃兰。

这是她的名字。

拥有一头如同星河般靓丽的银色长发,碧蓝色的眸子中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

穿着打扮怪异。

黑色哥特萝莉裙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娇躯,白色蕾丝将裙摆装饰的看似非常厚重。

腿环遮盖住了那因黑色过膝袜而内陷的大腿,白皙的颈部亦是如此。

可以透过白色荷叶边的袖子看到手腕上的腕表。

我并不理解这么热的天气穿着这么厚重的衣服干什么。

——昨天刚刚搬到我家居住的表妹。

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某个人形玩偶,因此擦肩而过。

性格的话应该属于那种不擅长交谈的类型。

是真的,她真的如同玩偶一样精致可爱!

“其实可以不用敬语的。”毕竟我今年也刚刚高中毕业,所以被十六岁的少女一口一个‘您’的叫着实在是有些不舒服。

“哦,原来你这小鬼头是抖M

——这样的说法?”

“……”

这性格转变的未免太快了吧喂!而且这跟抖M有多少关系啊!

“随你吧……”最终我还是决定让铃兰自己决定怎么说吧。

“原来如此……每天都想换种方式玩吗?”

——突然间,铃兰头上的那撮呆毛抖动了一下,银铃般的声音继续从那对红润的双唇中传来:“我知道了,主人。”
“……并不是这种玩法啊喂!我只说不要用敬语了而已!为什么会想这么多?!”

“因为我听说欧洲的男性都喜欢这种称呼?让自己的妹妹穿上女仆装然后说‘哥哥主人’之类的话。”
“这是谁给你灌输的思想啊?!而且欧洲是什么鬼啊!我居住在亚洲啊!”

“抱歉,我的地理并不是很好。”

这已经适基本常识了好吧!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不断响起的门铃声让我有些怒火,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推开正门之后,我不由得砸了咂舌。

黑色西服、黑色墨镜、黑色皮鞋

——你们是MIB(黑衣人)吗?!还是CIA啊?!

我眨了眨双眼后说道:“……有什么可以帮助的?”

两人相视一眼过后,其中一名高瘦的男人从怀中掏出了手机。

“好的,希望您跟我们合作一下,麻烦您确认一下这张图片里面的人是不是您。”

当他将右手中的手机摆正给我看的时候,我发现当一个MIB或者是CIA也是不太好当的。

这手机中的画像究竟是什么鬼啊?!火柴人?!

这明明是火柴人好吧?!你们是怎么认出是我的?!

我挑了挑眉头说道:“你们……没有抓错人?”

“难道说您不是胡鹏先生?”

“……胡鹏?你们认错人了吧?”表面上是这么说,其实我内心一直在吐槽: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叫做狗友的人?毕竟狐朋狗友嘛。

“抱歉,读错了,您应该就是古月鹏先生了吧?能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吗?”

古月鹏怎么才能念成胡鹏啊?!而且我也没犯法吧?!就算是手写出来……也应该不难分辨‘古月’跟‘胡’的差别吧?

也许看到了我的表情吧,那瘦高的男人用右手整理了一下领带说道:“我们家小姐出了些状况,能请您救一下她吗?”

什么嘛,亏我还在害怕因为家中养着萝莉而被抓捕这件事情呢,看样子是我想多了。

“具体住址在哪里?吃完早餐之后我会过去的。”

“抱歉,事态非常晋级,能请您现在就赶过去吗?我们开车过来的。”

说是开车,但是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新的机动车停在门前啊。

——好吧,这两个家伙的确是开车过来的。

双轮驱动。

保护自然。

——自行车。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我让铃兰坐在了我的后面。

嘛,起初我并不想让铃兰跟着我一起来。

有两点,一是为了怕她无聊。

二则是让她打消学习驱魔术这个念头。

一般来讲,陌生人上门找我都是因为发生了某种‘怪异’的事情才会找我。

所以我敢断定,她亦是如此。

嚯。

还真让我猜对了

——真的是某位千金。

从双人自行车下来后,我不禁咂舌。

眼前的这栋建筑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

这已经比我所居住的住宅大出数十倍了。

不,就算说成二十倍也不算夸张。

欧式古朴风格的巨大铁门横在了我的面前,在正门边上打开的一小扇门后,穿着朴素且华丽的女性正带着几个穿着女仆装的佣人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的等候着什么大人物一样。

嚯!这年代还有女仆?!

这豪宅的似乎比我从外面目测的还要广阔一些。

穿过小门之后是个较大的花园,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直延伸到尽头,说不上硕大的喷泉被修剪成极有艺术感的灌木丛和整齐的草地包围着。

原本打算目测一下这豪宅的占地面积,但是走了数十分钟之后居然还没有看到栅栏之类的东西。

“古先生。”女性那委婉的声音让我回过了神来。

“……嗯?”

“这边的环境您还喜欢吗?”

“嗯,嗯……很不错,蛮好的。”我的大脑实在是无法继续运转了,因此只能说出这种敷衍的话语。

“实际上为了驱除银月体内的恶灵,我们已经请了数十位专业人士了。可是请来的人不是没有能力就是专门圈钱的。”她继续说道。

从她的话中我可以听出来她已经是去掉了信心,银月应该就是她的女儿了吧?

而且她说的话也不是很难理解,所谓的专业人士无非就是盯上了那些惹上‘麻烦’的大户人家,或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