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猫山王‧轻小说:《考古人类学家》(二)
作者:貓山王 | 2018-02-27 轻小说

专栏:猫山王‧轻小说               作者:猫山王            插图:人父



考古人类学家(二)


(三)


回想起来,这已经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大约在一九五六年的时候,我三十二岁,为了考查人类的起源,和人类迁移行走的路线,我一个人背着大背包,流浪到这个在地图上根本没有记载的地方。与此同时,我亦想趁此机会,先到中国旅行,感受一下神州大地的风土人情,和观察一下中国人的精神面貌。所以,我先到中国南方的广州。


在清朝时,最初对外贸易只限于广州,所以,广州就成为一个非常繁忙的通商口岸。洋货不断由水路,从广州进入中国。尤其是鸦片,这个问题,引申出一场又一场的战争。而一次又一次战争的惨败,割地赔款,令到这个古老民族不断积弱,最后导致天朝大国的灭亡。


进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经过传统与现代的不断交接,那时的中国人,在我的印象中只有两种。一种是戴深绿色帽子、穿深绿色衣服和深绿色裤子的人。另一种是戴深蓝色帽子、穿深蓝色衣服和深蓝色裤子的人。这种文化,看上去,令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统一感。那时是「红色中国」的年代。


在广州停留了一星期后,我再由广州,坐公路车向北方进发。沿途经过上海、湖南、湖北、安徽、河南、河北、北京、辽宁、吉林等地。我发觉,越往北方走,中国人的面部轮廓,都有明显的差别。越北方的,面型轮廓会越深。更令我惊讶的,是在大街上,我对着很多张的面孔绘画。而那一张张的面孔,仿如从古典书籍记载中的一张张古代中国人的面孔一样,居然在现代社会,仍然存在,得到印证。是否可以说,虽然相隔千年,中国人的某部份面型轮廓,并没有起太大的变化?


在那些地方,我总共停留了八个多月,最后到达中国的东北部──黑龙江省的哈尔滨。


夏季的哈尔滨,暖暖的阳光照射到我身上,感觉稍稍有点热。这时候,中国和苏联交往甚密,我看到不少从苏联到中国的苏联留学生和一些商人。白白的皮肤,高高的鼻子,一眼便可以看得出来。共产世界少有经商往来的商人,但国家总要向外采购物资,中介角色仍少不免。哈尔滨是一个带有苏联和欧洲风情的地方,很多富有苏联特色的圆顶建筑物,有别于中国汉式的建筑。


下午,我在饭馆吃着下午茶。我吃的所谓下午茶,是大大个没有饀的面包,价钱是五角人民币两个。我给的是「代用卷」。


在饭馆吃着面包的时候,我听到坐在隔邻座的两个人,谈到商业交易的事情。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苏联人。那个苏联人操着半通的普通话,与那个中国人正进行一项贸易。谈到关于货物如何交收问题,需要用火车把货物运往西伯利亚,再转往欧洲各国城市。当我听到苏联人以半通的普通话说「西伯利亚」时,令我联想到很多亚洲的古时历史。我的意识彷佛之间像进入时光隧道,返回古时。

 

当他们两人谈话结束,正准备离开饭馆时,我大着胆子有礼地向他们问道:「不好意思,刚才我听到你们谈到关于『西伯利亚』,请问怎样可以买到火车票去到那儿呢?」说完我的问题后,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是到中国考古和流浪旅行的。


那个中国人原来是一个国家单位的干部,代表某个单位采购物资。他手里拿着一根香烟,财大气粗的用普通话高声的跟我说:「同志,咱们都是中国人,祖国大地实在太大了,有走不完的地方。你想去『西伯利亚』旅行考查探险,真有中国人的勇气。佩服佩服。」经一轮对祖国和对我的夸奖后,他指引我到火车站的方向。由此,我便踏上了往「西伯利亚」旅程的起点。


在古代,匈奴、月氏、突厥、契丹、蒙古及女真等各种强悍的民族,都是从西伯利亚崛起的。从中国汉人的角度来说,那些民族就是外族,并且经常侵犯中原的边防地带。元朝和清朝,就是由外族入侵后,建立帝国,统治中原的两个朝代。


铁木真统一蒙古各部,蒙古大军的铁骑,足迹横跨欧亚;亦在中国建立蒙古帝国元朝。元朝灭亡后,中原蒙古退回蒙古高原。而清朝,即由女真族所建立。清朝以后,女真称为满州,成为满族。


而所谓纯种汉人的中原统治者,其实已经不存在。这并不是在蒙古入侵中原开始,而是在更早的古代,如唐朝,那时的开国统治者,其实已不是汉族人。


清朝结束到共和国成立至今,才四十五年。想不到,我居然会站立在这个有几千年文化,却不断风雨飘摇的国土上,并且去寻找古人类的足迹。


我先去换了代用卷,再到哈尔滨火车站买火车票去苏联。想不到火车票也不便宜,刚才换了两百元代用卷,现在只剩下十多元。由哈尔滨到苏联的火车,每星期只有两个班次,大前天已开了一班,下一班是明天零晨四点。


在哈尔滨火车站,我买了一张火车路线地图。地图是折迭式的,而所用的纸料,都是非常单薄,接近透光。地图介绍火车沿线的停车站,和苏联及哈萨克城市的街道。都是用汉语拼音写成的城市和街道名称,名称最多有六七个字,要记起来也不容易。







(四)


当天,早上四点,天还黑着。坐火车的人其实不算太多,反而货物比人数还要多。


我坐的这辆火车总共有七卡,我坐在火车的头一卡。前四卡是载人,后三卡是载货物。因为中苏的火车轨道,在原来的设计上,还没有衔接好;所以,当火车离开中国境,进入苏联后,需要用重型机械把火车一卡一卡的吊起,更换底部车轮的某些零件,这样,才可以继续往苏联行驶。


火车大约开行了六个多小时,我伸头出去看窗外风景。火车隆隆地快速滚动着,像要把大地分成两截一样的剪开。在转弯时,火车尾巴一摆的向左,一摆的向右,令我看得入神。


这是一条古时欧亚通商的主要进出口的起点。曾经因为战乱,而令到这个进出口中断。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这个进出口起点,因为中苏友好关系,又开始变得繁忙起来。


西伯利亚是苏联和哈萨克北部一片非常大的地域,占有整个北亚。而「西伯利亚」,蒙古语的意思是「宁静的土地」。


火车不断的分秒滚动着,夕阳不断的减退。我抬头看一看天空,知道天黑即将要到来。而「宁静的土地」,亦将会被黑夜吞噬。


火车开了两日一夜,没有一刻慢下来。只是当停靠在火车站时,让乘客上下车。如是,火车滚动、停靠、滚动、停靠;终于,驶进西伯利亚。


火车上的设施并不完善,凡有重要事情,都是由火车上的服务员,走到每一卡以苏联话或普通话向乘客报告。而这次,服务员传来的报告,是说火车机件故障,加上燃料不足,要由高速转慢驶。那个时代,机械故障是家常便饭的事,只是天黑快到,我必须找到一家旅馆投宿。


火车慢慢驶入并停在一个荒废的车站。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火车站,奇怪的是,火车站并没有站牌,也不知道站名。要找一个铁路职员,更是不可能。


下车前,我用普通话问火车上的服务员,怎样可以找到旅馆。火车服务员用普通话说:「在前面两里可以找到一间小型旅馆,」接着她神色凝重的说:「途中有个地方,在地图上并没有记载的,人称『死域』。在传说里面有一个奇异的民族,你在找旅馆时,要特别小心。」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想到:「会不会是食人族?是否有助我的考古人类学研究?……」


她打断我的思维,提醒我:「火车会在明天早上六点出发,记得准时到来,否则,火车不等人的。」


我向她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转头看着前面几里路的远处,寻找目的地。






~~~~代续~~~~


*转载请注明〈漫道〉网页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还没登录,无法发表、回复话题,请先登录后进行操作!
×

关注漫道微信公招号

扫码关注漫道订阅号
扫码关注漫道订阅号

扫码关注漫道服务
扫码关注漫道服务号

×

分享到微信

×

关注漫道微店

扫码关注漫道服务

APP

微信

分享

漫聊

TOP

1